注册 登录
首页 > 穿越小说 > 帝女风华录:绝世女相 > 第6章 故人?仇人?

第6章 故人?仇人?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我这位朋友的剑,可不随便杀无名之辈,你们谁还想再试试呢?”女子娇笑道。

    “快跑啊。”那些可摘人士看到这女人武功如此之高,手段如此狠,各个吓得冷汗津津,纷纷狼狈而逃。

    很快客栈里除了南宫琉璃和陈启,只剩聂啸天,司马亮,简七夜,寒未熙,紫裘男子这些人了。

    “咦,你们几个居然没走?罢了,那就和南宫琉璃一起去死吧。”红衣女子冷声道,语气中带有不可违逆之意。

    寒未熙吓得躲在司马亮背后:“亮叔,那个女人好可怕。”

    “小娘们,你的废话太多了,你看看,其他人都跑完了,就我们在这里巍然不动,看不出我们才是真正的高手吗,眼瞎啊?”司马亮嘲讽道。

    红衣女子并不理他,一直盯着南宫琉璃看。

    聂啸天倒不怕这些人,反而问向简七夜:“七夜,那个南宫琉璃到底是谁啊,名字好熟悉啊。”

    简七夜白了他一眼:“那是大宣的皇后娘娘。”

    纳尼!聂啸天顿时瞠目结舌,自己今天居然把皇后娘娘给得罪了,这下咋办啊,同时心中略微窃喜,我居然抱过皇后。

    “大胆妖女,受死!”陈启见这红衣女子杀了大内侍卫又想杀皇后,怒喝一声飞向红衣女子伸手往肩头大岤抓去,虽然这女人刚才的武功达到了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之境,但评估之下他觉得离自己还是有差距的。

    当陈启快接近红衣女子时,那白衣男子手中剑突然出鞘,突然数道银光闪过,陈启顿生警觉快速后退到原来的位置,可大腿上仍然留下数道深深的伤痕。

    “大监,你没事吧?”南宫琉璃关心道,看着陈启那苍白的脸色眉头一皱,陈启的实力在皇宫只输他的师兄明浩大监一筹,却被这白衣人一招击败,现在的处境对她非常危险了。

    陈启摇了摇头,不甘心地说道:“娘娘,刚才是我太冒进了,没注意到他会出手,不然他不可能这么轻易伤到我。”

    “输了就别找借口,如果你知道我们是谁,你就不会这样说了。”白衣剑客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时紫裘男子缓缓站起身,慵懒地说道:“哦?中原六绝剑之首的惊尘剑-孟百杀,还有中原魔教血薇宫宫主萧落樱,确实是不错的高手。”

    “你居然知道我们?”孟百杀一惊。

    “在大宣国内知道你们的人或许不多,可在下并非大宣人,而且.........”紫裘男子突然话锋一转:“这江湖强过你们的人还是不少的,你们就这么自信能杀光我们。”

    萧落樱看了紫裘男子一眼,捋了捋鬓发,盈盈一笑:“公子长得真好看,莫非公子的武功也很高?不然的话若是死在这里,有点可惜啊。”

    紫裘男子摇了摇头,语气坚定:“我并不会武功,但我想走,就一定能走。”突然一道红芒袭来,紫裘男子急忙双脚一错,以一个玄之又玄的角度避过去,众人一看,只见刚才的位置已经被几朵血蔷薇Cha在地上,他要是不躲,恐怕此刻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萧落樱掩嘴而笑:“公子不是不会武功吗,这轻功可玄妙的很啊。”

    紫裘男子解释道:“轻功又不能伤人,自然不算武功了,倒是萧宫主你刚才说了那么大的话,待会要是被打得狼狈逃窜,那血薇宫以后可就在江湖抬不起头咯。”

    萧落樱此时脸色徒然变冷:“某些人是不是只会耍嘴皮子功夫?不管你会不会武功,今天依旧得死在这儿。”

    紫裘男子靠在墙上又摇了摇手指:“不不,应该说有些人天生就有洞察万物的能力,我说你等会被打败,你就一定会被打得落荒而逃。”

    “你.你........”萧落樱气得胸脯不停起伏,手不停指着紫裘男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萧落樱?落樱?”另一边南宫琉璃若有所思道,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

    “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姐姐,你看这些红樱多美啊。”

    “嗯嗯,这些红樱就像我们若依一样美呢。”

    “姐姐,你好坏,又调戏人家啦,不过真的好美啊,来世我就给自己取名就叫落樱了。”

    “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没有对陛下下毒,是有人故意诬陷的,姐姐你帮我说句话啊。”

    “若依,你还是把罪认了吧,这样本宫还可以帮你求个情。”

    “南宫琉璃,百里浩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生生世世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若有来世,我萧若依发誓定要为我萧府一家一百五十口人命报仇。”

    南宫琉璃顿时明白了一切,把头转向萧落樱喊道:“若依,你是萧若依!”

    “哈哈哈哈哈哈,”萧落樱突然摘下面纱,笑声很凄凉,那倾国倾城的脸上却带着滔天杀意,怒目而视南宫琉璃:“南宫琉璃,萧若依六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只有带着复仇之心的萧落樱。”

    南宫琉璃望着萧落樱充满仇恨的眼神,心中百感茭集,曾经那个天真善良的萧若依在这六年究竟是怎么度过的?短短六年,居然从武功平平的萧贵妃突然变成武功卓绝、心狠手辣的魔教巨头萧落樱。

    简七夜本来看萧落樱美貌看得出神,突然想起一件事,拔出背后一把剑柄刻着星星图案的细剑和一把剑柄刻着月亮图案的重剑。对着孟百杀说道:“中原百晓生把你排在中原六绝剑之首,把我简七夜排第二,我不服,正好看看你究竟有没资格做这个第一?”

    孟百杀望着简七夜和那两把剑,眼神中充满炽热的战意:“你的星陨月落在十大神兵榜排在我的惊尘剑前面,我也想看看有没有资格。”说完持剑杀向简七夜,只见孟百杀手中数十道银色剑气闪向简七夜,简七夜左手星陨剑一挥,漫天星光将这些银色剑气吞噬,随后月落剑一出,一抹璀璨的圆月砸向孟百杀,也被孟百杀一剑划出一道道圆形剑幕给抵消掉。

    两人顷刻间茭手数百招从客栈里打到客栈外,胜负难分,对于高手而言,只有实力在伯仲间的战斗才是最有趣的。

    萧落樱眉头微皱,本来以为自己和孟百杀可以轻松杀光这里的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简七夜,于是指挥自己带来的九个手下:“你们等会联手摆阵去牵制住南宫琉璃身旁的那个人。”那九名女子很快就把陈启和南宫琉璃围住。

    南宫琉璃双眼紧闭,幽幽叹道:“若依,看来你更恨的人是我啊。”

    萧落樱冰冷的双眸地怒视着南宫琉璃,声泪俱下:“曾经我天真的以为百里浩辰是我的天,你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太阳,我爹爹对大宣忠心耿耿,结果却因为你们害怕我们萧家权力太大以谋反罪将我们萧家一百五十人全部处死,幸好老天有眼让我跳河自尽没有死,还在血薇宫学到了绝世武功,这是上天安排我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杀死。”

    南宫琉璃心中无比怅然,我应不应该把真相告诉她呢?不行,我还得靠百里浩辰去完成我的梦想,看来萧府灭门的锅只能由我来背了。下定决心后,南宫琉璃双眼微睁,厉声道:“要怪就怪萧战天站在了晋王那边,不肯忠于陛下,说是叛国之罪也不为过。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要现在回你的血薇宫,我念在我们过去的茭情,可以既往不咎。”

    “哟哟哟,南宫琉璃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高高在上,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吗,现在是你的命被完全掌握在我手中,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萧落樱戏谑道。

    “我说你这个坏女人,做坏事还这么啰嗦,刚才还勾引那个穿紫裘大衣的哥哥,勾引不成就下毒手结果还是失败了,怪不得那什么百里浩辰不喜欢你。”寒未熙嘟着嘴说道。

    “小丫头,看我这么收拾你!”萧落樱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地伸手抓向寒未熙。

    “你个恶毒妖女,当亮哥我不存在吗?”司马亮早就看不惯这种人,使出全身功力往对面招呼过去。血薇宫其他九名女子则摆好阵势攻向陈启,她们并不正面硬拼,而是以阵法和轻功暂时拖住陈启。

    陈启也是憋屈,本来他修为远超那些女子,要是腿部没受重伤的话,要杀她们轻而易举,偏偏这些人轻功出色,又不冒进,配合又默契,再加上自己还要顾及南宫琉璃,一时间难以将她们击杀。

    司马亮和萧落樱两人化作两道残影在空中瞬间拆解了数十招,未分胜负。南宫琉璃往聂啸天那里一看,气得直跺脚,别人在那里打生打死,他却在悠闲的嗑瓜子。

    觉察到南宫琉璃那恶狠狠的眼神,聂啸天觉得莫名其妙:“我本来就一吃瓜群众,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干嘛?”

    南宫琉璃索性别过头去,不再理他。望向司马亮那里,朗声道:“司马大侠,若是你能活捉萧落樱,本宫重重有赏。”她看过司马亮的情报资料,这人看到钱眼睛就发亮。

    果然司马亮听到钱的东西,身体开始亢奋起来,双掌呈现蓝色光芒自外向里画了个圆圈,缓缓向萧落樱拍了过去。萧落樱也不甘示弱,手掌发出红色光芒与司马亮对了一掌,双方各退十丈远。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雪月清璃的其他作品: 浩辰西昊 择日凌云
帝女风华录:... 第6章 故人?仇人?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