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悍妇 > 第500章 大结局(四)

第500章 大结局(四)

上一章目 录 尾 章

倘若不是真凭实据,他断然是不会相信的。

洛凝璇沉默了许久之后,“那便继续找。”

“嗯。”辛慕言明显松了口气。

东方璟握紧洛凝璇的手,“媳妇儿,这密道瞧着倒不像是建了多年,反倒是上百年。”

“上百年?”辛慕言皱眉道,“可是,这安邦王府也是举家入京之后,才有的。”

“所以才觉得奇怪。”东方璟皱眉直言道。

曲锘连忙道,“难不成,这府邸一早便是安邦王府的?”

“当初,安邦王府的府邸是谁选的?”洛凝璇看向东方璟道。

“你说呢?”东方璟反问道。

洛凝璇沉吟片刻,“难道是?”

“当初先皇召安邦王入京,难保当时便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东方璟又说道,“你仔细地想想,自从安邦王入京之后都做了什么?”

洛凝璇眉头紧蹙,“看来,当初,先皇登基,的确与安邦王有关系。”

“嗯。”东方璟慢悠悠道,“不过最后,先皇还是没有躲得了。”

“那不也是殿下的杰作?”洛凝璇盯着他道。

“怎么可能?”东方璟一脸无辜道。

洛凝璇嘴角一撇,便不理会他。

辛慕言从密道继续往前,看着眼前复杂的密道,转眸看向曲锘道,“你可能判断出,到底去向何处?”

“四通八达。”曲锘忍不住地赞叹道,“想来,这密道应当是一早便修好的,而且这里……看着反倒更像是一个迷宫。”

“迷宫?”辛慕言愣住了。

“不错。”曲锘感叹道,“看来,这里藏着咱们不知道的东西。”

“既然如此,你可要仔细地看看。”辛慕言心下一沉,连忙道。

洛凝璇看向他道,“我想,这才是当初,安邦王为何要入京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呢?”辛慕言不解道。

东方璟看了一眼又说道,“倘若真的是迷宫,那么,这里会通往何处?”

“不知道。”曲锘摇头,“可是,这地方,瞧着更像是一个地下城,比起郎家的规模还大。”

“这么大?”岳麒在一旁也咋舌。

洛凝璇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能走通吗?”

“我尽量一试。”曲锘抬眸看了过去,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你仔细往前看,你能看到什么?”

洛凝璇看着面前宛若迷宫的密道,不知为何,她突然眼前一黑,脑海中浮现出了类似于她的八卦镜一样的东西。

她猛地睁开双眼,又看向眼前的八卦镜,在这时候,竟然动了。

她连忙拿出来,而后将匕首放在了那八卦镜上,紧接着便瞧见匕首开始旋转,竟然指着方向。

洛凝璇不知为何,突然心跳加速。

她随着那指使继续往前。

曲锘也省去了麻烦,几人便这样继续往前走。

直等到半个时辰之后,不知为何,几人反倒驻足不前。

“又如同上回那般。”东方璟看向她说道,“看来,朝夕国的秘密,牵连到的不止是大召,还有云国,焰国,更甚至于显国,想来,只有找到你能够驾驭得了的地方,便能够找到线索,而后找到答案。”

洛凝璇听着东方璟所言,反倒转眸看向他,“殿下何时发现的?”

“南城。”东方璟倒也没有隐瞒,“这兜兜转转的,反倒让你将所有与朝夕国秘密有关的地方都走了一个遍,难道媳妇儿不觉得这是有人故意为之吗?”

“我也觉得奇怪。”洛凝璇也觉得是,随即便将八卦镜收了起来。

东方璟握紧她的手,“媳妇儿,你还想到了什么?”

“也许,朝夕国的秘密,本就是一个引子。”洛凝璇抬眸看着远处,“这一切的一切,也许也不过是个引子。”

“引子?”东方璟眨了眨眼,扶额道,“这引子是为了什么呢?”

“将这背后所有的一切都牵扯出来。”洛凝璇不知为何,便有这种感觉。

尤其是此番回来,便越发地肯定了。

到底是谁让她去的云国?

而后又让她回了大召,紧接着又去了焰国?

洛凝璇沉默了许久之后,似乎早已有了答案。

她突然转身道,“咱们回去吧。”

“就这样回去吗?”东方璟一怔,反倒有些看不懂了。

洛凝璇点头道,“嗯,回去。”

“好。”东方璟点头应道。

辛慕言连忙道,“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你想知道?”洛凝璇看向他道。

“又是这句话。”辛慕言嘴角一撇,“如今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还有什么是咱们不想知道的吗?”

“走吧。”洛凝璇淡淡道,“这个地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难道这个地方的东西已经被破解了?”辛慕言恍然道。

“嗯。”洛凝璇点头道,“的确如此。”

她沉默了许久之后,而后又说道,“走吧,咱们去周家村。”

“周家村?”辛慕言又突然愣住了。

洛凝璇浅笑着看向曲锘道,“这迷宫最后是不是到周家村的?”

“是。”曲锘乐了,“看来还是被你发现了。”

“既然清楚,那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洛凝璇说着,便转身往回走了。

东方璟笑吟吟地跟着,一行人便离开了安邦王府。

不远处,一道黑影闪过。

皇宫内。

孟启轩听暗卫禀报之后,淡淡道,“看来,安邦王府内的确另有玄机。”

“皇上,可要暗中……”暗卫问道。

“他们既然有所发现,只管暗中盯着就是。”孟启轩沉声道。

“是。”暗卫应道,便闪身离去。

又过了一会,便见沐峰入了勤政殿。

“臣参见皇上。”沐峰恭敬地行礼。

“太后那,你知道多少?”孟启轩倒也没有遮掩,冷声问道。

“臣知道的也只是皇上所知道的。”沐峰直言道。

“是吗?”孟启轩冷笑道,“如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也该与朕坦白了才是。”

“臣不知皇上所言何意?”沐峰看向他道。

“沐峰,卓家的大公子。”孟启轩沉声道,“如今到了这个时候,你又何必在朕面前虚与委蛇。”

“臣乃是沐侯府之子,怎会成了卓家的公子?”沐峰敛眸道,“还请皇上明鉴。”

“哈哈。”孟启轩扬声一笑,双眸一沉,“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便退下吧。”

“是。”沐峰恭敬地行礼,便要离去。

“洛凝璇那,想来是知道了朝夕国的秘密,倘若朕将你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你猜她会如何?”孟启轩慢悠悠地开口。

沐峰一顿,随即便恭敬地一礼,退了下去。

待他出了这宫门,坐上马车之后,脸色显得有些荫郁。

“她都知道了?”一道黑影隔着帘子冷声道。

“是。”沐峰低声应道。

“知道便知道吧。”那黑影沉声道,“你只管按照我吩咐的去办就是。”

“是。”沐峰垂眸道。

“三日后……清君侧。”黑影又说道。

“是。”沐峰应道。

那黑影闪身离去。

沐峰并未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回了沐侯府。

辛紫苏已然在等他。

“看来,你那也得了消息。”沐峰看向她说道。

“是。”辛紫苏点头道,“我这处也得了消息。”

“既然如此,你该知晓如何做了?”沐峰看向她。

辛紫苏点头,“事到如今,你难道还在犹豫?”

“犹豫?”沐峰看向她,“你想说什么?”

“洛凝璇。”辛紫苏直言道,“你与她本就不是同路人。”

“不是又如何?”沐峰嗤笑道,“难不成,就因如此,我便要将她亲手……”

“对。”辛紫苏看向他,“你莫要忘记了,你真正地身份。”

“我什么身份?”沐峰盯着她道,“你我也不过是旁人手中的棋子罢了。”

“棋子?”辛紫苏突然笑了,“你可知道,我等这一日等了多久?”

“我不想知道。”沐峰冷冷道,“好了,事到如今,你只去准备就是了。”

“看来你我之间也没有话可说。”辛紫苏见他如此,转身离去。

寸心跟着她,“夫人,奴婢在这恭喜您了。”

“恭喜?”辛紫苏浅笑道,“恭喜我什么?”

“马上便能得偿所愿了。”寸心连忙道。

“怕是没那么容易。”辛紫苏抬眸看着前方,“等着吧,事情怕是还会有变故。”

“是。”寸心见她如此说,连忙应道。

这厢。

洛凝璇回了秦家。

不知为何,她此时此刻,心情反倒颇为复杂。

原先的秦府,已经被烧毁殆尽,当初,她是不想再去看,可如今,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这一切,似乎都在围绕着自己的呣亲……

她抬眸看着远处,又看向知棋道,“沐峰出宫以后做什么了?”

“沐侯爷回了沐侯府。”知棋回道,“大小姐,您为何要奴婢一直盯着他呢?”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变故,那么,很多事情,我便不能依着原先去想了。”洛凝璇在想,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已经卧病在床了,自然不会去关心外头的事情。

到后来,她死去之后,秦玥带着自己的女儿登门,她只是看见了,可是……

如今再仔细地想想,难道,当初秦玥与沐峰之间并未有什么?

而是秦玥故意为之的?

倘若秦玥与林家有关系,那么,沐峰呢?

洛凝璇拼命地想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猛地睁开双眸,突然勾唇一笑,“看来,一切的一切,到最后,还是归于最初了。”

“媳妇儿,你想到了什么?”东方璟看向她道。

洛凝璇看向他,“想通了一些原先想不通的。”

“什么?”东方璟又问道。

“比如,沐峰既然不是朝夕国沐家的人,那么,他到底是谁?”洛凝璇看向东方璟。

东方璟听着,想了想道,“那他会是谁?”

“他也在找朝夕国的秘密。”洛凝璇淡淡道,“而且,当初,既然并非是呣亲要让我嫁去沐侯府,那么,会是谁呢?”

“你是说秦城……”洛凝璇直言道。

“嗯。”她点头道,“倘若如此的话,那么,秦城当真是秦大爷吗?”

“此言何意?”东方璟皱眉。

洛凝璇盯着他,“殿下莫要在这给我装糊涂了。”

东方璟眨了眨眼,“媳妇儿,这都能被想到,可见,媳妇儿有多聪明了。”

“聪明?”洛凝璇勾唇一笑,“我有什么可聪明的,只不过是……”

她收起心神,看来,秦玥当初,与沐峰并无这种瓜葛,有的更多的是……

她暗自摇头,又突然觉得这一切似乎看起来很是可笑。

洛凝璇深吸了好几口气,随即又说道,“走吧。”

“去哪?”东方璟问道。

“去周家村。”洛凝璇直言道。

“好。”东方璟点头应道。

岳麒看向她,“这周家村当真能发现什么?”

“既然安邦王府的密道是通往周家村的,那么,当初,我在周家村发现的那些人也定然与安邦王有关。”洛凝璇低声道。

“你是说?”东方璟突然笑了。

洛凝璇看向他,“看来殿下一早便知道了。”

东方璟浅笑道,“媳妇儿,当时,我也不过是怀疑罢了,只是后来,那些人便不见了,我便也不得而知了。”

“嗯。”洛凝璇轻轻点头,“既然如此,那咱们便去看看。”

“好。”东方璟点头应道。

辛慕言的脸色反倒不大好。

毕竟,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为的,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辛紫月敛眸,“我怕是不去了吧。”

孟宇轩在一旁握紧她的手,“既然都知道了,去与不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辛紫月抬眸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孟宇轩轻笑道,“走吧。”

辛紫月这才露出笑颜,“好。”

几人准备妥当,便直奔周家村。

待到了周家村,洛凝璇仰头看去,她转眸看向东方璟,“是不是觉得比先前前来轻松了不少?”

“媳妇儿,是不是快到尽头了?”东方璟不知为何,会如此说。

岳麒见他如此说,凑近说道,“你最早地一次是何时来这里的?”

“我?”东方璟想了想,“与媳妇儿一同来的。”

“我吗?”洛凝璇沉吟了片刻,“我第一次是随着师父来的。”

“嗯。”东方璟忙不迭地点头。

“不对啊,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是在医馆的后山吗?”洛凝璇看向他问道。

东方璟也只是笑而不语。

洛凝璇皱眉道,“那只大熊呢?”

“在他需要的地方。”东方璟慢悠悠道。

“嗯?”洛凝璇皱眉,盯着他。

东方璟凑近道,“媳妇儿,你想那只大熊了?”

“只是在想,你当时为何会出现在那?”洛凝璇盯着他问道。

东方璟冲着她眨了眨眼,笑而不语。

洛凝璇知晓倘若他真的要说,便不会如此了。

她也只是报以微笑。

辛慕言仰头瞧着这周家村,皱眉道,“怎么瞧着有些不对劲?”

“的确有些不对劲。”洛凝璇抬眸看去,而后又说道,“来都来了,怎么也要寻个真相回去。”

“就是。”辛慕言笑着应道,“走。”

几人便笑着直接进了周家村。

周方已经等着他们了。

“主子。”周方上前朝着洛凝璇恭敬地行礼。

“嗯。”洛凝璇轻轻地点头,“多年不见,瞧着倒也发福了。”

“那也是主子让属下待了好地方。”周方笑着回道。

洛凝璇勾唇一笑,“里头如何了?”

“与往常倒也没有不同,不过,当初发现幻象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裂痕。”周方回道。

“裂痕?”洛凝璇低声道,“何时出现的?”

“昨夜。”周方直言道。

“走,去瞧瞧。”洛凝璇翻身下马,几人便朝着周家村的后山而去。

待到了周方所言的那个地方,果不其然,这处当真出现了一道裂痕,像是将面前的山劈成了两半。

洛凝璇蹙眉,“怎会如此?”

“确定是当初你所看见的?”东方璟也过来仔细地看着。

“方位不会有错。”洛凝璇说道。

“主子,属下一直守在这。”周方回道,“的确是原先的地方。”

“嗯。”洛凝璇点头道,“我过去瞧瞧。”

“媳妇儿,我与你一同去。”东方璟不假思索道。

洛凝璇正要答应,便见其他人也一同道,“既然来了,那便共同进退吧。”

“好。”洛凝璇见他们如此,浅笑着应道。

几人便一同往前走。

只是瞧着面前的裂痕宛如一道云梯一般,几人从上头掉了绳索,慢慢地往下走。

待到了最底下,当瞧见眼前的情形之后,洛凝璇猛地想起了什么。

她看向东方璟道,“这与大召与云国的边境那处的谷底有什么不同?”

“都是一样的。”东方璟也发现了,“怎会一样呢?”

辛慕言瞧着也觉得不可思议。

就连孟宇轩也是惊讶不已。

洛凝璇抬眸看了一眼四周,缓缓地合起双眼,不知为何,她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缥缈,又是一片白茫茫的。

她暗自摇头,猛地睁开了双眼,而后将手中的八卦镜拿了出来,随即将自己的血滴落在上面。

转瞬间,面前的景象浑然消散,变成了一团白雾。

洛凝璇勾唇浅笑,“都是幻象。”

“幻象?”东方璟恍然道,“怪不得呢,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一样的地方,不过是幻象罢了。”

“所以说,这些都是幻象。”辛慕言也跟着反应过来。

“嗯。”洛凝璇点头道,“也许,这便是咱们一直想要找的。”

“什么?”辛慕言看向她问道。

“有关于朝夕国的秘密。”洛凝璇直言道。

“那是什么?”辛慕言似懂非懂。

“你仔细地想想,不论是这里,还是南城的密林,还有云国的磨山,以及焰国的云灵山,都有什么相似之处?”洛凝璇看向辛慕言道。

“迷雾。”辛慕言直言道。

“不错。”洛凝璇点头道,“而且,与这八卦镜有关系。”

“八卦镜?”辛慕言一怔,我怎么听不明白?

“只有出现了迷雾,我才能够用这八卦镜,而只有八卦镜才能够指引出正确的方向。”洛凝璇看向他道。

“所以说,迷雾,八卦镜,召唤?”辛慕言当即反应了过来。

“可是这些迷雾又不同。”岳麒也跟着回道,“想来是内里头深藏了阵法。”

“不错。”洛凝璇点头道,“所以,这八卦镜是开启这迷雾中的迷阵的。”

“好复杂。”辛紫月忍不住道。

洛凝璇沉默了许久之后,“可是,就算如此,与咱们寻找的朝夕国的秘密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都是组成,又或者是迷惑旁人的。”东方璟看向她道。

“如此说,我明白了。”洛凝璇直言道,“就是说,只有这八卦镜,才能感应到这些迷雾,而且能够想解开这些迷阵,可是,解开了这迷阵,却发现,里面的也都是幻象。”

“嗯。”东方璟看向她,“媳妇儿真聪明。”

“倘若如此的话,那么咱们所走的这些,寻找的,也都是幻象。”洛凝璇又说道。

“线索。”岳麒Cha嘴道。

曲锘看着她手中的八卦镜,又看向面前的山谷,又说道,“这八卦镜既然能够感应到这些,让你看见的又都是幻象,那么,这些幻象便是所有的线索。”

“所以,这山谷内的妖娆,便是线索。”洛凝璇又说道。

“也许,这些地方,都有妖娆。”东方璟连忙道。

孟宇轩似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告诉咱们,只要来到过这些地方的人,再看见妖娆之后,都会陷入幻象中?”

“倘若没有八卦镜,解不开这迷雾中的迷阵,那么便会一直陷入到幻象中,就如同那妖娆一般。”洛凝璇慢悠悠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便一直便要困在这里。”

“所以,你适才便觉得这些都是幻象。”东方璟回道。

“嗯。”洛凝璇点头,“如此看来,朝夕国的秘密,便在这里面。”

“八卦镜?”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洛凝璇手中的八卦镜。

洛凝璇摇头,“这不过是个钥匙。”

“是吗?”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突然瞧见有人落在了她的面前。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那人便朝着她手中的八卦镜而来。

洛凝璇猝不及防,手中的八卦镜便被那黑影抢走,而后,那黑影不见了踪影。

洛凝璇眯着眸子,“他是怎么闯进来的?”

“难道他一直跟着咱们?”东方璟皱眉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人很熟悉?”

“秦城。”洛凝璇直言道。

毕竟,她适才瞧见那了那人伸过来的手,她怎么可能忘记?

更重要的是,她突然发现了,还有一个人,一直在暗中帮着他。

洛凝璇的脸色越发地不好。

她看向东方璟道,“走吧。”

“他抢走了八卦镜。”辛慕言看向她道。

“没用。”洛凝璇淡淡道,“八卦镜只有用我的血才能够开启,他即便抢走了也不过是废铜烂铁。”

“可是,咱们没有八卦镜,便如同没了罗盘,怎么离开?”辛慕言又说道。

“所以,咱们该怎么离开?”东方璟看向她问道。

洛凝璇勾唇浅笑,“那八卦镜,不过是个样子。”

她说着,轻轻地动了动手指,便瞧见手中又多了一块八卦镜。

她随即便动了动匕首,果不其然,面前的浓雾渐渐地散去,早已没了那悬崖峭壁,也没了面前的山谷。

辛慕言惊讶不已,“姐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便是周家村的秘密。”洛凝璇淡淡道,“看来,这里头大有玄机。”

“那咱们?”辛慕言盯着她道。

洛凝璇抬眸看着远处,“走吧,咱们也该去会一会那位幕后的人了。”

“难道?”辛慕言顿时反应了过来。

洛凝璇嘴角一勾,而后又看向东方璟。

东方璟反倒是笑吟吟地看向她。

二人相视而笑,显然是将一切掌握其中。

辛慕言整张脸都透着不解。

就连一旁的岳麒与曲锘也是一样。

洛凝璇出了周家村,一行人便直奔安邦王府。

安邦王府?

辛慕言皱眉,“为何还要来这里?”

“就是这里,才能找到答案。”洛凝璇慢悠悠道。

“我不懂。”辛慕言皱眉,“上回不是已经找过了?”

“嗯。”洛凝璇点头,“所以,这次前来,便更不找到了。”

“哦。”辛慕言见她如此说,便也不多言。

洛凝璇眯着眸子,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走吧。”

“媳妇儿,倘若人不在呢?”东方璟笑吟吟地问道。

“必定会在的。”洛凝璇直言道。

“好。”东方璟笑着点头,而后便一同入了安邦王府。

待入内之后,辛慕言便瞧见辛紫苏也在。

他双眸闪过一抹诧异,而后便又瞧见安邦王妃也在。

这下子,辛慕言停在了原地,只觉得脚步有些沉重。

安邦王便安然地坐在厅堂的主位上。

待瞧见洛凝璇等人的时候,他神色淡然,显然是在等她。

洛凝璇入内之后,抬眸看向他,“不知我该唤你一声秦大老爷?还是……不,不论是云国的秦家,还是大召的秦家,你都是秦大老爷。”

面前的安邦王突然爽朗一笑,“到底是等到了这一日。”

“你到底是谁?”辛慕言突然开口。

“她不是已经说了?”安邦王慢悠悠道。

“那你呢?”辛慕言又看向安邦王妃。

“我?”安邦王妃浅笑道,“我自然是他的王妃。”

辛紫苏敛眸,不置可否。

洛凝璇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沐峰是卓家的人,所以,你才会让辛紫苏嫁给他,毕竟,在他的身边安Cha一个你可信的人,你才放心。”

“不错。”安邦王淡淡道,“既然你都知道了,便该清楚,你这是自投罗网。”

“是吗?”洛凝璇勾唇冷笑,而后又看向面前的东方璟,“殿下,他对咱们来说,算什么?”

“媳妇儿说呢?”东方璟笑着回道。

“我看,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洛凝璇慢悠悠道。

辛慕言瞧着洛凝璇与东方璟二人一唱一和的,皱着眉头道,“你们难道一早便知道他的身份?”

“不然,怎么可能设局让他主动现身?”东方璟慢悠悠道。

“设局?”安邦王妃冷笑道,“死到临头,还逞口舌。”

“不相信?”洛凝璇眨了眨眼,随即轻轻地拍手。

只听见安邦王府传来剧烈地震动声,而后,外头传来了喊杀声。

面前的安邦王突然放声大笑,“你当真以为如此,便能够将我困住了?”

“困不困得住,得看我。”洛凝璇说罢,便纵身一跃,朝着面前的安邦王动手。

不过,东方璟抢先一步,与他茭手。

辛紫苏则朝着洛凝璇出手。

孟宇轩站在原地,看向一动不动地辛紫月。

他正要开口,却瞧见辛紫月举起手中的匕首,朝着洛凝璇的身后而去。

孟宇轩双眸闪过一抹惊讶,而后便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孟宇轩盯着她。

“我……”辛紫月看了一眼辛紫苏,又看了一眼安邦王妃,一咬牙,“对不起。”

“好,很好。”孟宇轩冷笑一声,抬手朝着她劈了过去。

一时间,厅堂内突然涌入数十名高手。

紧接着,便瞧见外头也涌入了数十名高手。

双方便这样打了起来。

外头,沐峰骑着马,冷冷地看向面前的安邦王府。

而孟启轩则坐在皇撵中,“还不动手?”

“她还在里头。”沐峰直言道。

“她说过,不论如何,都要动手。”孟启轩沉声道。

沐峰紧握着手中的宝剑,直视着前方。

沐轻轻突然带着人挡在了王府外头。

“大哥,对不住了。”沐轻轻扬声道。

“果真如此。”沐峰冷笑道。

沐轻轻盯着他,“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暗中与洛凝璇串通。”

“杀,一个不留。”沐峰冷声道。

“是。”身后的死士领命,便冲了过去。

洛凝璇倒也没有想到,辛紫苏的武功竟然如此高,这是她意料之外的。

洛暖前来相助,二人一同对付辛紫苏。

只是没有想到,安邦王妃突然出手,她的武功竟然在辛紫苏之上。

洛凝璇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睁大双眸道,“你是良王妃?”

“哈哈。”安邦王妃大笑道,“到底是瞒不住你。”

“你竟然……”洛凝璇眯着眸子。

就连一旁的东方薇渃也没有想到,面前的安邦王妃竟然是良王妃。

怪不得……

东方薇渃一直觉得这安邦王妃有些眼熟,原来如此。

如此,几人便纠缠在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璟旋身落地,而后,掌心直击安邦王的面门。

“我看谁敢动?”东方璟的声音不大,可是足以震慑这厅堂内的众人。

安邦王双眸微动,却冷然一笑,“你以为这样便能制服得了我?”

“不然呢?”东方璟递给岳麒一个眼神。

岳麒突然射出一枚银针,随着东方璟与辛慕言暗中的催力,刺中了安邦王的腰间。

安邦王闷哼了一声,正要提内力,却发现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安邦王妃一惊,连忙冲了过来,将他护在了身后。

安邦王仰头看向她,握紧了她的手说道,“带着她们走。”

“不成。”安邦王妃低声道,“我不会丢下你。”

“快走。”安邦王冷声道。

他看向洛凝璇,又看了一眼东方璟,突然将安邦王妃推开,强行用内力,震碎了自己的筋脉而死。

安邦王妃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她愤恨地看向洛凝璇,而后便带着辛紫苏与辛紫月离开。

不过辛紫月并未跟着她离开。

辛紫苏不可思议地看向她,“你……”

辛紫月将她推开,而后转身,在孟宇轩还来不及收手的时候,结结实实地挨了他一掌。

“噗……”辛紫月吐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辛紫苏看着死去的安邦王与辛紫月,强忍着眼泪,与安邦王妃一同离去。

洛凝璇只是冷冷地看着,随即,上前将安邦王的面具揭开。

当瞧见秦城的那张脸,她沉默了。

为何会如此?

秦城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

她又转眸看向辛紫月。

而辛紫月已然被打中了心脉。

孟宇轩上前将她抱起。

辛紫月抬起手,轻轻地抚着他的脸颊,“对不起。”

孟宇轩不住地摇头,却也不知该说什么。

辛紫月轻笑着缓缓地合起了双眸,那手无力地垂下,在他的怀中便这样死了。

洛凝璇上前,看着辛紫月如此,又看向孟宇轩,“死了。”

孟宇轩将辛紫月抱起,转身离开。

而王府外,沐轻轻不敌,被沐峰生擒。

待瞧见孟宇轩抱着辛紫月的尸体出来,他翻身下马。

孟启轩也下了皇撵,见他只是木然地越过,不发一言。

孟启轩与沐峰则直接进了安邦王府。

“便这样死了?”孟启轩行至安邦王的面前,低声道。

“让安邦王妃与辛紫苏逃了。”洛凝璇看向孟启轩道。

“那二人不足为据。”孟启轩淡淡道。

“秦城能够牺牲自己,而让她们离开,你当真以为没有用?”洛凝璇反问道。

孟启轩一怔,又看向她道,“你我之间,也不必如此。”

洛凝璇敛眸道,“皇上,此事儿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孟启轩随即便将目光落在了沐峰的身上。

沐峰眼神一沉,而后道,“臣告退。”

洛凝璇清楚,孟启轩与沐峰之间势必也要有一次争锋,不过,与她无关。

孟启轩当然也明白,如今解决了安邦王这个新头大患,剩下的,他早有安排。

当初,洛凝璇暗中与他合谋的时候,他便清楚,这背后所隐藏的是什么?

洛凝璇从安邦王府出来,面色凝重。

东方璟看向她,“媳妇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洛凝璇深吸了几口气,“大召,与咱们已无关系,回焰国吧。”

“焰国?”东方璟沉吟了片刻,“好。”

岳麒不解道,“便这样回去?”

“嗯。”洛凝璇点头,“走吧。”

“为何?”辛慕言低声道,“安邦王妃与辛紫苏还没有下落,更重要的是,那八卦镜并未在秦城的身上,难道那背后的尊主并非是秦城?”

“嗯。”洛凝璇冷笑一声,“回焰国便一切都知道了。”

“好。”辛慕言见她如此说,点头应道。

几人倒也没有在大召逗留,当日便离开,前往焰国。

“大小姐,奴婢不明白。”知棋皱眉道,“当初,不是说谜底是在大召吗?为何又要回焰国呢?”

“安邦王妃是良王妃。”洛凝璇低声道,“有了这个,便什么都解决了。”

“我还是不懂。”知棋低声道。

“咱们便这样离开大召,当真合适?”辛慕言也忍不住道。

“难不成,你想卷入沐峰与孟启轩的纷争中?”洛凝璇反问道。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尾 章
柠檬笑的其他作品: 爷太残暴 卧底后妈的腹黑儿子 嫡妻难惹 卿本无赖之驸马不好惹 独宠狂傲丑妾 侯门亡妃 女帝太狂之夫君妖孽 寒门娇宠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重生悍妇 第500章 大结局(四)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