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22章 发簪

第22章 发簪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啊。”

“毕竟端午节。”

夜幕降临,华灯初,李昂与柴翠翘江边街

群穿红衣、戴红帽板凳串联、并彩纸灯笼舞龙龙车,走将龙头举高、降低,做腾挪姿势。

新粮社,米店龙车。

民间互助类繁,每城市米社、织锦、金银社。新粮社酒社龙车,除板凳造型外,四龙爪各抓酒壶造型灯笼,栩栩

几十条舞龙龙车,伴随热闹喧嚣鼓乐声,带领市民洢水河两岸由北向南进。

“老丈,麻烦煎堆。”

李昂食品摊脚步,笑呵呵掏钱买煎堆——麻球。

糯米粉水制球形,芝麻,放进锅炸,香脆,酥化,口,记忆校园早餐

吃煎堆古习俗,疲乏堪,担忧娲,粉做球形煎堆,系红绳,放屋顶,穿。

正宗吧,制工艺完全变,连放。’

李昂吃纸袋麻球,扫眼边泪水汪汪、目光幽怨柴翠翘,嘴角笑分。

仆终究高估胃口,晚饭候吃,路差点走胃容量。

‘让晚饭吃。’

李昂笑,转头食品摊额外买麻球,边走边随:“吃,省吃撑。等晚油复炸。”

耶!”

柴翠翘拳头,突缩短脚步长度,加快走步频率,快步走,嘴“嘿咻嘿咻”声音。

李昂头雾水,“嘛?”

“快步走,加速消食。”

柴翠翘本正经李昂,刚走几十几步,扶河边柳树感叹:“运啊,少爷马拉松吧。”

“拉头啊拉。马拉稀。”

李昂额头,顺柴翠翘目光,向河岸洢水河。

少游船画舫,每艘船四角灯笼,隔薄薄帷幕,听见优雅丝竹乐声、觥筹茭错声与笑谈高声。

方传阵孩童银铃般欢笑,群额头点黄酒龙形彩车缝隙穿梭,胸口挂彩线连鸭蛋,草斗玩——两方各拿根草,相互勾住,力拉拽,断者胜,断者输,另觅新草。

灯火,

李昂脑海,浮模糊混沌记忆,进猛烈复杂感。

欣喜,哀愁,感伤,及,孤独...

隔,,节,风俗隐藏深处千言万语,却找任何倾诉。

“少爷,怎?”

,走吧,龙舟。”

李昂笑,收回向深沉河水视线,带柴翠翘继续向走。

感谢宫改进铁锅锻造、植物榨油香料植工艺,沿街食摊,李昂量类似食。

煎鱿鱼、炸鸽、炒板栗、串...

价格比寻常稍微贵几文钱。

既因节,香料。

剩几十贯李昂,体验零食快乐,买十几袋吃,让店找根细绳,穿油纸袋包装,拎走。

处饰品摊眼柴翠翘头顶老旧簪,停脚步,指根做工贴铜牡丹簪,饰品摊老婆婆:“老夫,麻烦给...”

“阿婆,卖。”

几乎间,根瘦指向根贴铜簪。

李昂转头款簪九岁左右孩,旁边站位穿价格等襦裙三十岁左右容柔,保养怀身孕。

李昂笑,“买给吗?”

。”

局促贴近呣亲,“娘已经很久买首饰百文钱,娘买根。”

李昂点点头,“啊。”

呣亲微笑:“郎君买给?”

仆。”

李昂笑呵呵柴翠翘莫名鼓嘴巴,气呼呼向星空。

郎君话,让给吧...”

呣亲话音未落,惊喜叫声,“李夫?”

李昂回头望龙线虫沙德三弟,伙计挤群,脸惊喜

穿半袖服饰,胸口白线绣商号名字,参加今晚赛龙舟。

“沙三郎啊。”

李昂拱,“?”

,回头晕、呕吐、腹泻听您医嘱,今喝雄黄酒。”

沙德三弟回答:“今晚伙计赛龙舟,寻思哥沾沾福气。”

李昂笑点头,“。”

“李...夫?”

襦裙眨眼睛,“郎君夫?”

!保安堂全洢州,全江南夫。”

李昂介绍,旁边沙德三弟胸口:“救回

牧监司军马,城几百骨折。

夫,保安堂广告怎

包治百病哪强,洢水桥头西岸找保安堂。

瞎吹,纯路单纯觉夫医术高超已。”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黑灯夏火的其他作品: 玩家凶猛
问剑 第22章 发簪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