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30章 家法

第30章 家法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洢州城南,陆府,灯火通明。

容刻薄、嘴刀削般纤细华服,正端坐陆府正厅,拿碟碗雪燕冬瓜燕窝汤,陶瓷镶金服侍,慢悠悠

田氏,陆府主陆文林续弦妻,陆主呣。

“娘,快丑。”

田氏两十几岁旁边,哈欠连,昏昏睡。

田氏扫眼,冷哼:“睡什,先席慧贱婢整治

城东办法勾搭爹,怀孕。

爹酒醉,按死席慧,万真让定十几波折...”

踏踏踏。

额头流冷汗仆役,跑进正厅,嘴微微颤

田氏头:“席慧呢,带进。”

“夫,席慧夫却跟。”

“接?李夫?”

田氏微微愣,脑海闪电般,闪闲谈,“宫推荐信?”

。”

啪嗒。

瓷碟重重砸丝绸软布,田氏猛,劈头盖脸骂:“?!席慧麻烦带回?!”

给席慧接夫啊。”

仆役委屈:“往产房男产婆,哪...”

死狗奴!”

田氏气力拍,“快带走,送礼,话,别让进陆府...”

“晚。”

李昂声音由远及近,踏步走,身色惨淡仆役。

脚步,李昂朝田氏拱,“见田夫。”

夫啊。”

田氏瞬间变换表煦温柔指使儿:“冲儿,快给李夫搬张椅。”

。”

李昂摆,淡淡:“门见山吧,田夫,您仆役,拿绳索火,夜闯民宅,威胁绑架刚产完产妇,。”

善,田氏冷淡,皮笑:“执法。”

李昂追问:“哪条法?”

“偷盗。”

田氏镇静:“席慧库房偷盗两百文钱,按陆法,需藤杖,责二十。”

编,硬编。

李昂摊:“证据呢?”

,府几名仆役证。”

田氏淡淡:“倒夫,法,应该关吧?”

李昂摇头:“您草菅命,。”

声音太响,仆役通风报信,

陆府男主、脸残留醉酒潮红陆文林,走屋,堂,笑呵呵李昂拱:“原访,失远迎,失远迎。

宫弟慢慢

。”

李昂叹气:“赋,更品性德。

理应阻止阻止,资格。”

宫推荐信仅仅始,蒲留轩留给,毫避讳提及及其长,宫入考试挤掉几竞争使三滥段。

结茭名义,派遣(富身边随其服务仆役),竞争身边,专门教长安城类繁纸醉金迷活,令其沉迷销金窟

或者,挖掘其竞争者黑料,匿名举报其品端、缺乏德,毁掉竞争资格。

堪称其极。

陆府仆役李昂候,办法挽回

“李升!”

田氏冷:“资格教品性德!

何况席慧陆府侍妾,主呣资格杖责

活活打死..”

打死谁?”

冷淡声音门外传程居岫牵陆依,踏步走

李昂挑眉梢,“师兄?”

陆文林脊背僵,讷讷:“居岫...”

田氏浑身抖,“表哥...”

程居岫走进厅,朝陆文林拱淡淡叫声“舅舅”,旋即田氏,转头朝李昂苦笑:“让师弟见笑。”

“师兄...”

“侄。”

程居岫苦笑:“七岁父呣双亡,老仆投奔长安做舅舅,结果外走丢,流落街头,幸长安老师收养,带进宫。”

李昂点点头,“原。”

“表哥...”

田氏妙,硬头皮步,程居岫却眼,转头向陆文林。

副老陆文林,,反微颤,何摆放,尴尬:“居岫,怎回老告诉舅舅声。”

“侄儿肩负巡责任,需隐藏身份。

另外,侄儿,陆候,名义,横,欺负良善。”

程居岫冷漠眼田氏,尽管宫名义牟取利益,消息传扬亲属各路士献“奉承”与“便利”,

代价任何根基布商,顺风顺水洢州

,接近权力,权力。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黑灯夏火的其他作品: 玩家凶猛
问剑 第30章 家法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