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35章 尸煞

第35章 尸煞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王六宝沿山路径,朝方向步履缓慢,脑海再次浮

已死白犬,卧躺溪边草丛,匕首,仓皇忙乱切割白犬

吱呀——

木门,王六宝失魂落魄将背长弓放,狗次涌齿舌尖。

头,将沉重罪恶感甩脑海,点燃桌蜡烛。

微弱烛光刚照亮房间,王六宝双眼睛,角落,直勾勾

?!”

王六宝惊跳,立刻压低声音:“饿?渴拿吃。”

转身走进厨房,拿块腊两碗水,碗将腊泡软,放

轻微啃食声房间

烛光,王六宝压低声音:“镇抚司,趁,快走吧,再...”

轰隆!

巨响声,王六宝脸色白,猛,推木门。

村头,火光闪耀。

————

。”

程居岫色平静,弹剑

轰!

牛温书先,脚踹木门,腰间朴刀猛,锋锐刀刃月光照耀条洁白匹练,斩向匍匐黑影。

黑影像村民描述,遍体黑毛,似似狼,正口吃木桶腥臭气味浓郁血食。

牛温书,刀气先至,

刀锋处,蔓延汹涌气流,隔五步距离,将黑影怀木桶劈碎片。

间木屑横飞,血水四溅,

刀气余势减,劈向黑影脖颈。

沙——

黑影体表长毛割裂断,脖颈处溅血箭。

黑影木转头向牛温书,庞身躯徐徐站掌拍

铛!

掌与朴刀撞僵持,牛温书握紧刀柄,刀背,膝盖弯曲,方蛮讲理怪力,脸庞正常涨红

黑影步,毛茸茸牛温书朴刀,左则攥块血腥肝脏,递入口肆咀嚼。

被刀气割脖颈伤口迅速愈合,本比牛温书高身形似乎膨胀几分,更具压迫力。

刷拉!

周遭房屋院墙,齐齐竖

早已潜伏镇抚司兵卒,拿劲弩,站院墙、窗、屋顶,扣劲弩扳机。

嗖嗖嗖——

支支钢锻造弩箭,毒蛇般朝黑影攒射

弩箭箭杆黄纸符箓,贯穿黑影体表厚重毛,钉入皮深处。

“嚎!!”

黑影吃痛嚎叫声,左拂,将弩箭折断拍落,右攥紧,将牛温书朴刀捏碎,拳砸

千钧际,

噌!

剑格长剑,破屋,贴急速飞

处,片杂草悄声息断裂,撕笔直锥形轨迹,

落叶飘扬纷飞,被呼啸狂风卷,拖飞剑方,

断踩踏形坚固夯土,则被剑气穿透,毫征兆割裂

剑尖,刺进黑影胸膛,半剑刃入其

“吼!!!”

黑影倒退半步,抬魁梧双臂攥住胸口长剑,双顾鲜血溅,施加沛巨力。

飞剑牙酸金属扭曲吱呀声,剧烈震颤摇晃,点将剑气锋芒,朝黑影脖颈、头颅挪

咚!

黑影进反退,脚踹牛温书胸膛,将踹飞,撞进破屋

飞剑势陡滞,趁稍纵即逝间隙,

黑影拔长剑,掷向,粗长双腿弯曲蓄力,整魁梧身躯弹簧般,朝村头跃

五丈,十丈,兔鹘落间,黑影已脱离镇抚司弓弩射击范围,数次弹跳,跃入山林,消失夜幕茫茫林海。

“咳——”

木门破屋,牛温书涨红脸,破损桌椅残骸,羞愤恼怒:“让巡见笑。”

怪判官,误判错。”

程居岫皱眉:“妖,尸煞。蓄荫异类。

难怪贴降妖符劲弩箭矢击致命。”

李昂问:“它跑?”

“跑远。”

程居岫摇头:“尸煞吃新鲜血食才存,吃则越强壮。

它受重伤,附近山寻找活食。

牛判官,放细犬追踪吧,另外再钟拿。”

。”

牛温书走房门,布命令。

口木箱,打箱盖,臂高沉重铜钟。

洢州城二十四座昊座,借震慑妖邪,减缓其速度。”

程居岫解释:“沙洮村。”

牛温书让士兵支架支撑铜钟,放村口拿木槌敲响。

始钟声轻微弱力连撞十几比响亮。

牛温书留十名士兵沙洮村警戒,村长周平春,让召集村,轮流敲钟,绝停歇

,则带细犬带领,高举火血迹追踪

李昂穿皮甲,拿铃,跟程居岫,方掠阵。

夜间山林树影婆娑,火光芒照耀影憧憧,脚掌踩踏落叶,头顶断传沙哑难听夜枭叫声。

“呼,呼。”

李昂穿沉重皮甲,攥铃,徒步跋涉。

方传细犬吠叫,似乎血迹路蔓延

“尸煞。”

程居岫站定脚步,双目微凝,透密集树冠,望向山顶。

沙洮村西南座陡峭山峰,高处二,裂悬崖,两侧石壁坦露,寸草

相距近处仅供两远处则足十丈。

“牛判官,东崖,西崖。”

程居岫铁箱张黄纸符箓,随捻,贴李昂皮甲

轻身符。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黑灯夏火的其他作品: 玩家凶猛
问剑 第35章 尸煞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