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剑 > 第38章 白犬

第38章 白犬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快,继续敲钟,谁许停!”

沙洮村,周平春满头嘶喊,指挥村民提沉重木槌,敲击铜钟。

铛——铛——

响亮钟声群山激昂回荡,缕晨光穿透山岭密林,将光芒洒向间。

周平春瞳孔骤收缩,远处山路影。

镇抚司,回

周平春浑身抖,躬身躯走,迎接队伍,口喊:“官,罪,罪该万死。

官让钟,结果群杀千刀山野愚民力太猛,撞落...”

程居岫抬阻止周平春继续,扫眼吊破损支架,转头向李昂。

李昂步,缓缓:“周平春,?”

周平春顺李昂指方向望衣衫褴褛、黄肌瘦孩童,脸色难:“,甘二。”

,尸煞,?”

李昂语气平静,“父呣。”

周平春脸阵青阵紫,

,猎王六宝踏数步走群,“砰”李昂重重跪倒,涕泪横流:“官,错,错啊。

砍柴候,见周平春白狗倒溪边,腿被蛇咬口,被毒死

周平春平很坏,打,骂,佃农敢反抗,打砸抢。

很怕白狗死掉头走,

太饿

沙洮村附近,猎猎物茭七太饿,鬼迷刀,白狗膛破肚,砍,装条狗被狼咬死吃掉,偷偷回

表兄亲戚甘二砍柴,狗尸。

老婆间摔断腿,被洢州城名医治,躺养病。

周平春穷,甘二几次

碎狗带回给老婆孩吃,村口被周平春怀狗毛。

白狗周平春,平直关,任何哪怕眼,打骂顿,被蛇咬死。

周平春狠狠打甘二顿,让找狗尸,甘二候狗已经死狗皮被蛇咬伤口。

条溪水附近毒蛇,村

周平春气口咬定甘二杀狗,让甘二绑,关进猪笼,驴车拖游街,

甘二老婆拖瘸腿跪向周平春求,被十几巴掌。

周平春让甘二倒吊,亲火烧烟熏眼睛,盐水使劲抽口水喝。

给甘二证,怕啊,怕啊官,

周平春害眨眼,

打累甘二捆水井旁,六月三伏暴晒,谁准放甘二走。

候,甘二被折磨口气,刚回

候,甘二媳妇,,因活路,周平春。

二身体轻,吊死。

,怕周平春斩草除根,弄死,告诉村二投河甘二老婆背

二藏送吃

结果,甘二告诉爹娘活...”

“王六宝!!”

尖锐愤怒喊声,打断王六宝颠三倒四叙述,

死狗奴!”

周平春,冲王六宝狠狠甩巴掌,脚将踹倒,“?!甘二弄死

证据?谁给证?

谁?!”

周平春荫冷暴戾目光扫场村民,村民脸色白,句话

王六宝跪嚎啕哭,声音山谷回荡。

官,”

周平春转,瞬间变幻脸色,谄媚讨惊愕难言镇抚司众:“王六宝甘二亲戚,怕甘二妖魔,牵连,故胡话,栽赃陷害。

官您明正秋毫,清白...”

噌——

金铁摩擦声,打断周平春叙述。

李昂沉默名镇抚司士兵腰侧朴刀,朝周平春走

耳旁响彻王六宝嚎啕哭声,脑海回荡李昂声音。

,剩石膏粉麻布带回。’

石膏拆重新包裹,记住裹太紧。’

,骨折期间吃点鱼虾、蛋。’

吃点...’

吃什吧。’

...

李昂喉头紧,提沉重朴刀,步朝周平春近。

官,官!”

周平春脸色惨白步步退,语速极快:“杀甘二,

甘二老婆。”

呼——

沉重刀身缓缓举,破空气。

官,钱,很钱,您少?千贯?万贯?洢州城认识,友...”

朴刀高举头顶,反射光芒。

!”

周平春庞扭曲,脸几乎谄媚讨,“查清,王六宝罪?!”

朴刀挥

“郡主!”

周平春扯高喊声,终,刀刃停

乐安郡主狗。”

周平春双目暴睁,眼睛血丝,沙哑高喊:“乐安郡主喜欢各稀奇名贵犬类,特别全身洁白暇,缕杂色白狗。

价钱培育条,托郡主府关系,准备送

已经定等半狗养更胖、体态更,送长安。

乐安郡主狗,亲王狗,

敢杀...”

程居岫与牛温书脸色变极度难,乐安郡主父亲,皇帝亲弟,帝亲王,权倾朝野,“升,。”

“因条狗,...”

李昂复杂荒谬,呼吸,缓缓收刀。

周平春释重负口气,绽笑容,准备

秒。

沙——

金属刀尖划破咽喉声音响

周平春敢相信朴刀李昂,

怔怔低被刀尖割脖颈。

呲——

鲜血喷溅

周平春比慌乱颤抖掌,死死捂住咽喉,却根本法阻止急流血水,缝隙溅射喷涌。


如果发现本章节有任何错误,请点击这里章节报错
+
书签
踩(0)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黑灯夏火的其他作品: 玩家凶猛
问剑 第38章 白犬章节点评 点我评论
评论空空如也
返回顶部